良师诤友伴华年 ——我与《右江日报》的不解之缘 □杨柳青

还有两本是发表在《右江日报》上散文集《红叶深处有人家》《心中那片芳草地》,另一本是自己刊发在《右江日报》的作品剪辑本。还有两本是发表在《右江日报》上散文集《红叶深处有人家》《心中那片芳草地》,另一本是自己刊发在《右江日报》的作品剪辑本。

  轻轻掸去岁月烟尘,一种沉淀如茗香醇似酒的记忆涌上心头,摊开了我与《右江日报》那份相守了三十多年的情缘。初识《右江日报》是在1982年秋天。那年9月,我考上了靖西一中初中部。适值那年,我小学语文老师岑朝仕也调到县志办工作。原由师生和同乡关系,我周末常常到岑老师家串门,一是为了打个牙祭改善生活,更紧要的是在老师那里能读到很多书报。

  当时,岑老师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创作,很多稿件就刊发在《右江日报》上。读初中三年,我拜读老师所有发表在《右江日报》上的文章,如今还清楚地记得其中的好多篇名,如《砂粒赞》《油茶树》等,甚至还能背出其中一些文段。自那时起,受老师的熏陶,我爱上了写作,也深深爱上了这份刚刚复刊不久四开铅印的《右江日报》。初中卒业后,我考上了田东师范学校。

  当时,尽管家里经济条件困难,我还是自己订阅一份《右江日报》,目的是尽早读到报上的好文章,然后剪辑,好好收藏。课余,我把自己对生活的感悟,对人生的探求,对社会的知恩图报写成一些文字。1987年11月11日,我的处女作《老师的眼睛》在《右江日报》上发表了,虽罪孽深重200字,可我心里甭说有多高兴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,文章发表后不久,我收到两封信,一封是报社编辑农文扬老师写来的,另一封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岑朝仕写来的,字里行间都洋溢着鼓励之情,虽是只言片语,但对一个文学爱好者来说却是莫大的鼓舞。辛勤的劳作换来了收获,之后半年里,我便在《右江日报》发表了散文、诗歌近10篇。1988年4月,我参加右江日报社和百色团地委联合举办的“右江龙腾青年征文”比赛,我的散文《生活的轮廓》从73篇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,荣获三等奖,我也荣幸地成为16位获奖作者之一,也是唯一一位获奖的学生。

  后来,我和几位文友萌发要办一个文学社的念头,在学校和老师的支持下,田东师范学校第一个文学社——《小巷》文学社成立了,大家推荐我担任总编辑。记得编印《小巷》文学社刊时,白天我们是教室里正襟危坐的好学生,晚上我们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挥汗如雨,俨然成为一帮印刷工人,满手油污,却乐此不疲。后来这些油印的文字逐步变成报刊上的铅字,文学社社员多达近百人。

  当时,右江日报社十分关注我们的文学社,常常择优刊发社员的作品,并派出一名资深编辑担任文学社的顾问。就这样,我和《右江日报》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卒业后,我在乡村中学任教,条件十分艰苦,可就凭对故乡的热爱,我一呆就是十一年。一次偶尔的机会,县教育局一名领导听了我上的一节作文课后,十分感兴趣,建议我进行作文教学改革尝试,并确定“一题多变”作文教学法为教改课题。

  我愿意接受这个教改任务。为配合作文教学改革,我创办一份叫《爬地草》的班刊,刊登学生的习作和教师的点评。几年中,我编印了10多期班刊,刊登学生作文300余篇,有一些学生作文推荐在《右江日报》“学生之页”、《中学生作文选刊》上发表。我用自己的文学爱好激发和感化许多学生,让他们与文学结缘。如今,这些学生一直活跃在教学第一线和文学界、新闻界,有的当上了部门领导,大多都还能坚持写作。

  他们经常和我谈及当年进行口头作文的乐趣,谈及他们当年在《右江日报》发表第一块“豆腐”的感觉,他们说:是《右江日报》转变了他们的人生。其实,就在我笔耕不辍,乐于教学之时,《右江日报》也在悄悄转变我的人生。一次偶尔机会,我由一名中学语文老师走上了机关秘书岗位,而且一干又是十多个春秋。

  我以笔为友,以纸为缘,耕耘何必问收获,苦乐尽在笔纸间,而一些事情至今让我记忆犹新。2000年秋天,广西边境建设大会战打响了,边境线上到处是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,一天,我追随自治区教育厅领导到龙邦国门学校检查工作。

  耳闻目睹,心灵受到极大震撼,我发现,岳立在边境线上的龙邦国门学校和布达拉宫的雄姿是那么相似呀,此情此景使我产生了创作灵感,很快一篇纪实散文《走近国门风景线——龙邦实验学校》写成,其中有这么一段文字“站在龙邦实验学校大门,我深情的目光沿着依坡而建的88级台阶,仰望巍然岳立于山坡之上的主教学楼,心潮澎湃,油然而生一种超然的自豪感:壮哉,龙邦国门学校,腾飞南天的龙,我心中的布达拉宫!”文章在《广西教育》和《右江日报》发表后,很多媒体在采访龙邦国门学校时,无一例外地引用“被誉为南国‘布达拉宫’的龙邦国门学校”一词,我感到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现在想想,是《右江日报》给予我一个又一个崭露头角的平台,也让我坚定一辈子从事文字工作决不后悔的信心。命运常常会光顾有准备的人。2009年9月,我调县文联工作,兼任《靖西文艺》编辑。

  直到那时,我才真实体会到编辑工作的枯燥与艰辛,也对《右江日报》等媒体长年“为人作嫁衣”默默无闻的编辑们多了一份理解和崇敬。不久我发现,如何发现和培育本土文学新人才是“编辑”的重任,并暗暗下决心,做“编辑”就一定要有敬业精神,能和广大作者交朋友。让已经放下笔的文友们重新提笔,才是一个“编辑”最高兴的事情。调入宣传部门工作后,我与《右江日报》的接触就更加刀切斧砍频繁了。

  我一手抓党报党刊的发行工作,一手抓通讯员队伍的建设,并努力做到身体力行。几年时间里,我深入各乡镇、县直各单位,针对基层通讯员如何上稿作近40场专题培训,并竭力将通讯员的稿件向《广西日报》《右江日报》《百色早报》和百色新闻网等媒体推荐发表。期间,还增强与媒体互动,邀请右江日报社的多名领导、编辑亲临授课,为通讯员指点迷津。

  一时间,基层通讯员的写作周到高涨了起来,见报的稿子也多了起来。

  其中有一件事,至今还让我深深感动。2013年6月中旬一天,我接到右江日报编辑中间葛军献主任电话,说到我和一位通讯员合写的一篇小稿子,篇幅虽小,却很有新意,为此报社领导讨论决定在头版开办一个“我在现场”新栏目,让我抓紧再对稿子进行完善。

  6月21日,我和通讯员合写的短新闻《穿梭在边境线上的清洁巡查队》在《右江日报》头版醒目位置刊登出来了,并配有开栏语。

  报社领导和编辑的肯定和厚爱,让我倍受鞭策,信心大增。我以此为契机,召开了一个通讯员座谈会,鼓励大家立于擅长发现新闻点,写短小新闻,写身边的新闻。之后一年时间内,我自写或合作在“我在现场”这个栏目发表了近30篇短新闻。这些短小精悍,现场感强的小文章有可读性,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。这些小稿子我都一一剪辑保管着,久不久翻开看看,格外爱护。

  在注意采写新闻稿件的同时,我也他国放弃文学作品的创作。也是在宣传部工作的这段期间里,我的第一部散文集《南方杨柳》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,文集共收录120多篇散文近17万字,其中有九成以上的文章都在《右江日报》或《百色早报》上发表过,所有这些都凝聚着“两报”副刊编辑教师的心血。置在案头上的几本书,我时时抚摸着,如宝贝在手。

  我一遍又一遍地读,也一次又一次重温我和《右江日报》从初识到相知,从相知到深交,从深交到相守的每一个日子。可以说,《右江日报》是我的良师,也是我的诤友。是她,滤去我内心的鄙俚和暴躁,让我学会沉静和思考,让我学会探求和实践,让我学会做人和知恩图报。她陪伴我度过人生最美的华年,也将一直陪伴我,直到我逐渐老去。新闻推荐靖西全力向年度脱贫目标发起冲刺
靖西新闻,讲述家乡的故事。有观点、有态度,接地气的实时新闻,传播靖西市正能量。看家乡事,品故乡情。家的声音,天涯咫尺。

Tags: